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浪漫言情小说 » 夫君个个硬上弓 »  夫君个个硬上弓_分节阅读_128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夫君个个硬上弓_分节阅读_128

小说:夫君个个硬上弓作者:皇焱儿
返回目录

    旧是朝着成为天魔而努力,然后,成为天魔的路上却苦难重重,他又太过于着急了,纵使不能成功。

    而每个越,他都会上去一趟,尘洛跟着他,却不再说话,安静的看着他出没于曾经跟小火儿的地方。

    耶律拓利用这段时间铲除了郑德和须眉,也算是除掉了阎王心头的大患,阎王如今已经离不开他了,人地府里面的人,也是对他刮目相看。可对尘洛,却更多的是同情与不屑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混魔王不喜欢她,从不进她的房间,而她有长得那么丑,一时间,地府内很多女子都蠢蠢欲动,想要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尘洛只是安静的窝在房中,对于外面的一切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她能做的,就是每个月见他一次,陪在他的身边,而已。

    这一日,她出了房门,却见地府内几个准备结阴亲的女子朝她走来,这几个人平时嚣张跋扈惯了,其中一个兰儿更是仗着自己跟阎王有亲戚关系,几次三番的挑衅尘洛。

    尘洛见怪不怪了,耶律拓不管她的死活,这些人,自然是等着看她笑话了。

    尘洛安然的转身本欲离去。

    “哟!这不是混魔王的妻子吗?还真是个丑八怪啊!”兰儿身边的小旗尖细着嗓子开口,尘洛不欲理会,可眼前却多了好几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啊?这院子混魔王又不会出现,你一个人呆着,有没有藏野男人在屋里啊!”兰儿看拦在尘洛面前,恶毒的开口。

    尘洛低垂着你哦阿呆,想要从一旁过去,可胳膊却被人加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!”尘洛喊着,那一惯温润安和的眸子,突然迸射一抹深寒。她是一个隐忍的人,但不代表她可以任人鱼肉。

    “哼!贱人!竟敢用那种眼神看我!告诉你,乖乖的离开混魔王,不要霸占着这个位子不下来,否则的话,我会让你好看的!”兰儿说出了自己的意图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比尘洛长得美,又会甜言蜜语的哄着男人,可混魔王耶律拓却对她视而不见,她若要得到混魔王的心,就必须成为他的女人才行。

    只是地府中有规定,阴亲只能一夫一妻,她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尘洛乖乖退出。

    “我是他的妻子,除非他休了我,我是不会离开他的!永远也不会!!”尘洛咬牙一字一顿的开口。

    纵使那个男人心中没有她,她一天成为他的妻子,就是一辈子的。她是在封建礼教熏陶下的女子,新封的是从一而终,夫为妻纲。

    虽然,她心底也有小小的叛逆和轻狂,但是,绝对不会在这件事情上体现。

    她也有獠牙,只在她或者耶律拓收到伤害的时候才会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你不退出!!好!我今天就好好第教训一下你!”兰儿说着,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扒下她的面纱,让大家都看看她是如何的丑陋龌龊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这个贱人不止是长得丑,就连身体都肮脏不堪,还想要继续混魔王,混魔王才不会要她呢!”

    周遭响起的声音让尘洛脸上的神情愈发的冰冷。

    此时,她竟在幻想,那高高再上的耶律拓,会如谪仙一般出现在他的面前,将她救出来,远离这些恶毒的流言蜚语。

    她苦笑一声,这终究是梦啊。

    如今还不到一个月呢,他不会来的。

    “贱人!打他!”兰儿见尘洛竟然微笑,以为是对她的嘲笑,当下指使着小旗掌诓尘洛。

    尘洛此时避无可避,身体又被挟持着,她安静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只是,那巴掌久久没有落下,她茫然睁开了眼睛,却看见

    “夫君”

    耶律拓如天魔下凡站在她的面前,地上躺着还未来得及出手的小旗。

    “啊!!!痛死我了!”此时,小旗才觉出痛来,躺在地上翻滚着痛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尘洛并不慌张,晶莹的眸光有些湿润的看着耶律拓。

    他来了

    “混魔王,你你竟然帮这个贱人?”兰儿不可置信的看着耶律拓,刚刚,小旗要动手的时候,耶律拓不知从何出现,出手极快,快到她根本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,就见小旗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如今再看,小旗的一条手臂竟然是生生的被耶律拓卸了下来。

    满地的鲜血涌动,吓得兰儿双腿一软,扑通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妻子!”耶律拓开口,说的云淡风轻,可尘洛的身子却止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这一声妻子,她等了多久啊。

    “回屋。”耶律拓扯过尘洛的身子,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开口,可是尘洛却激动的点着头,眼中,泪光盈动。

    他来了他对她不是无情无义的,他在乎她!

    屋内,尘洛站在那里,有些局促的看着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伊兰特。

    “以后我会多派些人来保护你这里的安全。”耶律拓平静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尘洛乖乖的点点头,她看到一旁桌子上的点心,急忙推到耶律拓身边。

    “夫君,这是我亲手做的,你尝尝。”她声音很小,几乎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她每天都会做些点心,就是等着耶律拓能来尝上一口,其实,她的厨艺真的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耶律拓说完,起身欲走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今晚留下,好吗?”尘洛撞起胆子开口,她抛却了女儿家的娇羞,只为换得这个男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耶律拓微微一怔,旋即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误会了?”他开口,语气冰冷。

    “误会?”尘洛一愣,大大的眼睛闪着明亮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救你,是为了你的安全,我不想下个月你出事了,我不能上去。再者,我也不希望别的女人对我存着什么幻想。”

    耶律拓说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尘洛低呼一声,从后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在利用我是吗?利用我打消兰儿他们对你的心思,表面上看你对我是在意的,可实际上,你我之间,还是如从前一般,相敬如宾!”

    尘洛说着,闭上了眼睛,这残忍的事实啊,她真的不想去东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耶律拓毫不犹豫的点头,继而掰开她的手,迈开步子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尘洛站在原地,许久后,虚弱般的蹲在地上,泪滴,大颗大颗的滚落。

    有多久不曾哭过了?

    她就这么一直蹲在哪里,一直哭着

    知道双眼红肿

    直到,身子止不住的发抖呵,她不能病的,病了,耶律拓会生气的,他就不能去看那个姑娘了

    尘洛,真的很想很想见一见那个火儿姑娘

    两个月后,尘洛的这个冤枉终是达成了。

    耶律拓成为了天魔,而她,因为是耶律拓妻子的关系,也可以离开地府,回到人间。只是,他们仍然是受制于阎王,随侍都可能被他召回地府。

    (耶律拓成为天魔后的内容,就是在耶律拓现身番外后面的内容了,耶律拓现身的时候,还只是混魔王。每个月只能上来一次。)

    尘洛跟耶律拓住到了地上,每天,耶律拓都会出去,她从不去过问,他是去哪里,因为,答案已经在她心底了。

    一个午后,她走出院门,很久不曾出门了。耶律拓不喜欢她出去,所以,她一般都是将自己锁在家里的。

    外面的空气很好,阳光也很充足。她走着,突闻前面有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随意的一眼,却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,他看着他,他在笑,那笑容是她从未见过的神情专注,带着浓浓的宠溺,她从未见过

    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人群中,一个少女正跟几个看起来像是流氓的人对打着,少女的功夫并不高超,可奇怪的是,那几个流氓却无法近她的身,被她打的是落花流水。

    尘洛心中黯然,自是明白,这是耶律拓在从中作梗。

    那么,那个少女是谁呢?

    眼看那几个流氓倒地不起,四周看热闹的人都渐渐三区,尘洛心一横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疏忽见,便撞入一泓清泉之中。

    好明亮的眼睛,澄澈纯净怪不得,耶律拓舍不得呢!她静夜诗被这双眼睛刺得有些眩晕了。

    耶律拓番外 004 她的守护神

    那少女有着一双明媚且光芒四射的瞳仁,不似她这般懂得收敛和暗藏心事。那少女开怀一笑,便能让身边的人也感染了她的换了,她洒脱大度,脸上跳跃的,是纯净甘冽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般轻盈剔透宛如仙子一般的女子,真是她不能比拟的。尘洛不觉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,她走近一点,想要看清楚耶律拓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看到的,便是眼中满满的都是那女子的他。

    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,阳光干净,不掺杂一丝杂质,他那般满足的神情,就像个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尘洛觉得心底有个地方,被什么刺得生疼,眼前有些迷蒙,就像是蒙了一层薄雾般,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她忽然明白,这份差距,或许,她用十年都不能赶上。

    周围有人对那少女指指点点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十三公主吗?十三公主又出宫了啊!呵呵,咱们百姓可有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公主每隔五天就会出宫两次,为我们百姓除恶惩奸,我们都盼着她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们可都日日祈福,希望十三公主安康,能够早日恢复记忆呢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议论,尘洛微微垂下脑袋,果真是个奇女子呢。她这曾经的第一才女,竟也是甘拜下风了。

    她转身,脚步沉重,将那一对璧人的身影留在身后,她虽然得不到耶律拓,但是身后的那一堆男女,岂不是比她更加难受,女的失忆,男的,纵是做了一切,依旧是得不到心爱的人,只能是远呀远远看着。

    相比起耶律拓对那个姑娘的付出,她,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尘洛不觉流出眼泪,心,好痛。她真的是喜欢耶律拓的,从见他第一眼开始。

    他是唯一一个,没有被她丑陋容貌吓到的男子,他的眼神很干净,没有厌恶和嘲讽,那般美好,且高高在上的她,就是让她动心啊,就是让她喜欢。

    不可自拔的陷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是,属于耶律拓和小火儿之间的位置,根本容不得她的进入,容不得

    尘洛失魂落魄的往回走着,小小的身子不经意撞上了几个顽劣的孩童,孩子们嬉笑着对她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哇!带着面纱的女人是不是都很丑啊!”一个孩子夸张的大叫着。

    其他孩子跟着起哄,其中一个调皮的小男孩跳起脚来,毫不留情的扯下她的面纱。

    面纱下,一张容颜清雅绝美,眉目如画,明眸善睐,绛唇映日,顽劣的孩子们竟一时看呆了,就连一旁街道上行走的人们,也停下了脚步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这女子的容貌实在是绝丽清雅,就是面色太过于苍白了,有点像是

    鬼魅之颜。

    “喂!你们这些孩子干什么呢?干嘛欺负人啊!”背后响起一道清爽嗔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尘洛身子僵在那里,大脑轰的一下,几乎是站立不稳。 是她的声音?

    孩子们哄笑着跑开了,背后的身影却是越来越近的逼近她,近到,她几乎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那道身影的另一侧,是耶律拓震惊过后压抑着怒火的神情,他在怪她,跟踪他,继而,搅了他跟小火儿在一起的时间。

    尘洛身子抖得厉害,她真的不是故意的,真的不是。

    她只是好奇而已,好奇想要看看,让耶律拓心心念念,至死不渝的小火儿,究竟是何模样。

    对不起耶律拓,我错了不要生我的气,好吗?

    尘洛吞咽下心头的眼泪,悄然转身,迎上那双闪亮明媚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没事吧?”焱儿开口问尘洛。

    “我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