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浪漫言情小说 » 夫君个个硬上弓 »  夫君个个硬上弓_分节阅读_124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夫君个个硬上弓_分节阅读_124

小说:夫君个个硬上弓作者:皇焱儿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一屋子,众人各怀心事之下,根本无心用膳,焱儿见此,看似随意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过若是那什么侄女回不来了,我做这个女皇也不错啊,只要能让他们进宫就行。”焱儿说完,抬手捏了一下蛋腚的下巴。

    蛋腚见焱儿眼神有异样神采,顿时乖乖的趴在焱儿腿上,不住的点头。他如墨的青丝披散开来,落在焱儿腿上,跟她身上绚丽的华服纠缠在一起,那画面,美得妖娆,暧昧。

    冷唯眼神颤动一下,虽然明知焱儿话中意思并非如此,不过是想逐步打消纳兰冰若的疑虑而已,可是看到蛋腚和焱儿如此亲密的在一起,心底的醋意,还是毫无节制的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他举起酒杯,一杯一杯猛烈地灌下辛辣的烈酒,那感觉,灼烧着身体的每一处,可无论多少的酒下肚,这头脑却总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冷唯觉得,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如此,想醉,却偏偏清醒得很。这般感觉,却是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了。

    “别喝了,举杯消愁愁更愁,你不懂吗?”袁天逸从后夺下冷唯的酒杯,可自己却自顾自的喝了起来、焱儿看到冷唯如此模样,心中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的情况,只能暂时委屈他了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女皇陛下,时辰不早了,我看我们回去吧。”纳兰冰若说着站起身子,这等气氛之下,他实在是坐不住了,人人都拿他当卑鄙小人看待,他心中的苦楚又有谁知道呢。

    “要回去可以,我要带一个人走。”焱儿站起来,从容的指向言裴墨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纳兰冰若不解的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言裴墨。

    言裴墨依旧是一身女子打扮,青色素衣,长发如墨,脸上未施任何粉黛,低垂着眉眼,神态安然,即使听到焱儿叫他的名字,易就是安静的坐在那里,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她?”纳兰冰若看着言裴墨,直觉觉得这女子哪里有些奇怪,她坐在那里的身躯挺拔瘦削,身上自然的散发出一股子贵气,那清浅的神情,淡漠的眼神,她明明是躲在角落里,可是,却总有让人不能忽视的魅力和神采。

    “不行吗?她不过是个女子而已!也不会让我担了什么祸乱宫闱的名声,我进宫以来,身边总没有一个熟悉的人服侍着,你未免对我也太刻薄了,别忘了,我只不过是个暂代的女皇。

    若是你做的太绝了,我们撕破了脸,谁也不好看!”

    焱儿说完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神情凌然,外人看来女皇似乎是在耍弄小性子,可冷唯却清楚,焱儿这一计用的实在是巧妙。

    先是一步步打消纳兰冰若的疑心,继而将女装的言裴墨推出来,纳兰冰若的警觉和疑虑都在他们几个人身上,一直不做声的言裴墨此刻被提起,纳兰冰若虽然疑惑,可心底早已被他们几个人占据,一时之间很难反应过来的。

    纳兰冰若眼神迟疑的扫了眼言裴墨,似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焱儿见此,勃然大怒,哗啦一声掀翻了桌子。

    “纳兰冰若!同意还是不同意你给个痛快话!我最讨厌男人婆婆妈妈了,不过是一个伺候的贴身宫女罢了,至于吗?”焱儿踩着一地的狼籍来到纳兰冰若身前,神情冷若寒霜。

    她盈动的眸光之下,隐着的,是一丝凌厉的试探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纳兰冰若还有些犹豫,他向来是个小心翼翼的人,对于没把握的人,没把握的事情,他向来不去做,再次扫了眼言裴墨,发觉她依旧安静的坐在那里,好似发生的一切与她完全无关一般。

    纳兰冰若咬咬牙,在焱儿愈加冰冷的视线中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让她先进宫三日适应一下,若是生了什么差池,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。”他温润的声音噙了一抹警告的味道,焱儿不动声色的扬了下眉毛。

    只要言裴墨能进宫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走吧,你不是很急吗?”焱儿冷蔑地看了他一眼,迈开步子走到言裴墨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?”她问的有几分挑衅的味道。

    对付言裴墨此刻的沉默,刺激他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也不是个会伺候人的人,不过到了这里你还想怎样?你以为你还是什么千金之躯吗?”她冷冷说着,抬脚,与他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言裴墨放下手中的酒杯,起身,唇边扬起一抹如霜的笑意,他抬脚跟上了焱儿。

    真是有趣!他竟是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吗?

    他倒要看清楚了,在皇宫内,皇焱儿要他怎样服侍她?只怕,他的服侍她不敢要吧。

    纳兰冰若微眯着眸子,视线落在焱儿和言裴墨的身上,蓦然觉得有一股子凉气从脚底涌了上来,门外,天色冥暗,似乎是要变天了、乌云压顶,狂风骤起,吹起院中树木的落叶,在空中飞舞盘旋,好似一幅张牙舞爪的水墨画,画不出缠绵悱恻,却画出了诡异妖娆,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坏人!你会有报应的……”眼睁睁的看着姐姐离去,蛋腚嘴里含着一颗莲子糖,半天才反应过来,他抹着眼泪,指着纳兰冰若的背影,气得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胡蛋(坏蛋)!逼姐姐做她不喜欢的树青(事情)……你胡蛋(坏蛋)!”蛋腚嘴里含着那粒糖,不舍得咽下去,含糊不清的骂着纳兰冰若。

    纳兰冰若苦笑一声,迈开步子也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蛋腚瘪瘪嘴,抽搭着鼻子,从怀中掏出那剩下的半包莲子糖,看着看着,眼泪扑簌扑簌地落下。

    一时间,屋内气氛愈发的沉闷。

    蛋腚一边哭着,一边准备将莲子糖收好。

    只是,他此刻只顾着伤心去了,竟是忽视了周遭如狼似虎的四双眼睛。

    轰隆隆!哗啦啦!淅沥沥!

    是什么声音在屋内响过?蛋腚只觉得手上一轻,那剩下的半包莲子糖竟是颗粒不剩。再一看其他人,嘴巴里俱是含着东西,回味无穷之下也有几分苦味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蛋腚看着空了的纸包,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刚刚……他们……抢了他的莲子糖?姐姐给他的莲子糖啊?!

    “啊?你们还我莲子糖!姐姐给我的!你们混蛋!”蛋腚喊着,跳着就去抢其他人手里的莲子糖。

    这其中,冷唯离蛋腚最近,抢了五颗,袁天逸和轩辕荣杰仗着功夫好抢了三颗,北辰澈惨了点,就抢了一颗,生怕被蛋腚再抢回去,立刻放在嘴里含着了。

    “小焱给你的又怎样?!难道我们不该吃吗?小焱要是知道的话,也不会说什么的!”北辰澈跳着脚的喊着,嘴巴里德糖不舍的咽下去,就那么存在左边腮帮子里,如此看着,那左边面颊鼓起一个小包,在他这般绝色倾城的容颜下,有几分怪异的缺失感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幅完美的猛虎下山图上,那猛虎的脸上被人画了一幅眼睛一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趁着北辰澈和蛋腚吵闹的时候,其他人已经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袁天逸手掌排在冷唯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三,你五,给我一颗,彼此都是四。我们是好朋友,这点忙,不会不答应吧!”他眼中带着妖娆的光芒,说的再明显不过了,他要冷唯给他一颗莲子糖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冷唯断然决绝,鼻子里冷哼一声,转头欲走。

    “冷唯!”袁天逸不甘心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再多话,小心你那个三变成零!”说完,傲然回头,裹着一身寒霜走了。

    眼见冷唯走了,轩辕荣杰从他身边走过去。袁天逸知道硬的不行,只能来软的了。

    “轩辕荣杰,给你五百两,买一颗。”这里面,他最财大气粗了,不是吗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千两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万两!!行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要银子做什么?我家焱儿现在是女皇,要什么,没有?”轩辕荣杰丢下一句话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你你你你、你不要银子早说话啊!为什么要等我说了那么多才开口!你扒拉扒拉、稀里哗啦@$……”

    院子里,长久的充斥着袁天逸发泄的声音,他真的是很憋屈,母亲和姐姐们不知身在何处,他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守在这个小小的院子里面等待焱儿的消息,莫名的,手中小小的莲子糖,好像成了他跟焱儿之间唯一的枢纽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以后,他从那个衣食无忧、美女环绕的邪庄庄主,变成了现在这般无助一个毫无作用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心中,莫名染了悲凉……

    屋子里面,蛋腚不小心被北辰澈逃脱了,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,蛋腚蹲在地上抱紧了双臂,眼泪扑簌扑簌的落下,他吐出口中含着的剩下一半的莲子糖,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中,眼中,晶莹透亮。

    焱儿并不知道她给蛋腚的那一包莲子糖竟是引发了如此一场闹剧,此刻,在偌大的宫殿之中,她跟言裴墨双双立在窗前,谁也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这份沉默已经持续了好久了。

    窗户外面,纳兰冰若派来的探子等得都有些不耐烦了,频频的朝内张望着。

    焱儿微眯起眼睛,暗中驱动意念,离探子最近的一株盆栽忽然释放出一种甜香的气味,那探子闻了,身子一软倒在一旁。

    这能跟植物之间对话的能耐焱儿一直具备,只是她用意念问遍了皇宫内所有的植物,皆是不知道纳兰容若究竟把袁天逸的母亲和姐姐藏到哪里了。

    纳兰冰若的手段和用心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门口的那盆石兰花喷出花中毒液,毒晕了那探子,现在,你我之间,可以开诚布公畅所欲言了。”

    焱儿挑了下眉毛,有点累了,回身想要做下来。

    忽然,身子被人从后紧紧地拥住,火热的手臂缠上了他的身体,灼烧的呼吸喷入颈间,带着一丝诀别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你该知道,你不是冷唯或者蛋腚!”焱儿清冷的声音有一丝警告。

    言裴墨腾出一只手摘下满头的珠钗翠环,继而又撕碎身上的月白蝶纹宫衣,他的神情是可怕的平静,可那眼底,蓦然成殇。

    “我放你走!”他说着,声音嘶哑。

    “放我走?”焱儿冷笑,“你有什么本事让我走?凭你现在一身女装?”

    “对!”他说着,语气微凉之中透着一丝毅然决然。

    “我成全你和他们,你们走,我留下!”言裴墨说完,埋首于焱儿颈间,这般味道,只怕是最后一次汲取了,他从不知道,自己也会成为大公无私牺牲自己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他决定了,用他,来换取焱儿和其他人的自由。

    他有他的方式留下,自然不会告诉她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,就此该做个了断了。

    焱儿皱眉,扭头想要看看此刻言裴墨的神情,可脑袋却被他摁住。

    “别动!从现在开始,记住我说的每一句话,若是遗漏了什么,你跟,冷唯他们就永远没有机会出去了。”言裴墨说完,一口咬在焱儿颈间,那跳动的动脉,扑通扑通的,这感觉,蚀骨焚心一般。

    明明想要,却注定什么都得不到。

    就是他现在这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言裴墨说完他的计划后,焱儿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……竟然想要牺牲自己留下来,还他们自由?!他的话有几分可信?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怀疑我,但是这个计谋我想了很久,也是唯一可行的,从现在开始,我是你,你是我!”他说完,从怀中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人皮面具。

    焱儿惊恐地看着那逼真的面具,不由从脚底凉到了心里。她在盗墓的时候也见过逼真的人皮面具,可是如言裴墨手里这个栩栩如生的,却是头回见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能会有这个?”焱儿眼底闪过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言裴墨看到她的眼神,无所谓的笑着,可那眼底却有几分无奈失落。

    终究,他还是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“这面具是我一直随身带着的,说了你可能不信,当我从悬崖底下上来的时候,我就命人做了这个,期间,不知耗费了多少张人皮,总算是没让我失望。

    你可以尽管讽刺我冷血无情,不过,这东西,现在却是派上了用场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免有些自嘲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两个人皮面具,一个是我的,一个是你的,戴上它,我们的身份便不同了……”言裴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