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浪漫言情小说 » 夫君个个硬上弓 »  夫君个个硬上弓_分节阅读_62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夫君个个硬上弓_分节阅读_62

小说:夫君个个硬上弓作者:皇焱儿
返回目录

    二岁开始,任何女人见了他,向来都是投怀送抱的,他来者不拒,更从来不去想他欠了人家什么,在他心里,男欢女爱,不过是你情我愿罢了。

    他跟所有的女人,说话办事都是在床上,他从未跟女人有过如此倾心交谈的时候,更没有过好像奸夫一样躲在柜子里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是第一个给他颠覆感觉的女子,她很特别,特别的哦啊他沉寂的心湖,也有死水泛微澜的时候。

    北辰澈唇角牵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凝重,他从柜子里看出去,却见焱儿被蛋腚抵在墙上,一动也动不了。

    “冷唯一定会安全的出现在我的面前,带我离开!一定啊!”焱儿话未说完,便被蛋腚狂热的吻打断,眼看蛋腚已经开始动手褪去自己的衣衫,焱儿好不容易挣扎着离开他的唇。

    焱儿知道是自己刚才的勾引引燃了蛋腚,她只想要快速熄灭他的火焰。

    可是,蛋腚连修炼毒顾不上了,又岂能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待你去我闭关修炼的丹房,那里可是个男欢女爱的好地方。”蛋腚邪恶而笑着根本没将包围堡垒的僵尸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飞快将焱儿打横抱起,在法海羞涩颤抖的眼神中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焱儿窝在蛋腚怀中,此刻,却异常安静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有任何的动作,那样只会更加的刺激到他的身体,或许,拖延时间是她最好的办法,也许冷唯很快就会进来的,会带她离开这个人间炼狱。

    蛋腚抱着焱儿碰的一脚踢开了丹房,房间内檀香渺渺,雾气腾腾。

    焱儿打量着四周,这是一间极其简单的房间,没有床,没有桌子椅子,只有一个简单的软塌,勉强容得下一个热侧卧休息。

    蛋腚将焱儿轻柔的放在上面,紧跟着俯身上去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现在决定了,我不闭关了,我要先好好地认识一下你的身体,如何?”蛋腚说我那,就要撕开焱儿外衣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窗外忽然飞过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那人影身手极快,如闪电一般飞闪过去,却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静静地立在门外。

    焱儿看向门口,眸子一亮。

    “冷唯,我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蛋腚低吼一声,伸手捂住了焱儿嘴巴。

    焱儿冷冷瞪着他,双手在他胸前使劲的捶打撕扯。

    第六十三章 强上(焱儿vs蛋腚、冷唯)

    “蛋腚,住手!!”冷唯嘶吼着,身子向前,却在触碰到墙壁的时候被狠狠地反弹回来。

    蛇界的外围被法术定住,若要找到正确的入口必须破解了法术,或者,等到月圆之夜的某个合适的时辰才能进入。

    冷唯纵使有一千暗夜僵尸的协助,也无法立刻破解法术冲进堡垒,此刻,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蛋腚一件件的往下扔着焱儿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暗流!集中所有僵尸破解法术!”冷唯话音未落,暗流已经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一千暗夜僵尸在刚才的厮杀中,损失了四百,剩余的六百齐聚一起,将意念汇集在一个点上,找寻蛇界堡垒真正的入口。

    狂风骤起,将夜幕中的蛇界城堡笼罩的愈发诡异狰狞。

    只是,僵尸的力量虽然强大,但是时间不等人,城墙上,飘然落下一身纯白的丝绸亵衣,冷唯红着眼睛接住了亵衣,仰天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“蛋腚!你再不住手,我定要你整个蛇界在大梁消失!!”冷唯已是到了崩溃的边缘,透过城头射箭的方孔看过去,焱儿光滑的肩膀正抵在那里,身子软软的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焱儿!你醒醒!醒醒啊!!!”冷唯喊着,嗓子已经哑了却浑然不觉,在他身后,六百僵尸一刻不停的聚齐意念寻找入口。  

    奈何,这蛇界能存在两千年绝不是空有虚名,他们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入口。

    冷唯的眸光渐渐失了焦距,他站在那里,仰头看着,眼睛好像被沙子迷蒙了一般,模糊一片。

    “不要不要”

    如此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凌辱,比让他死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天,为何要让她受此折磨!!

    他的焱儿,不能再遭受如此折磨了

    一切,都是他没用,是他的错!

    若不是他一时大意中了蛋腚的调虎离山之计,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!

    如果能救下焱儿,让他立刻去死也行!

    “嗯冷唯是你吗?”昏迷中的焱儿感觉到有人在抚摩她的身体,一下下,极其轻柔小心,她滚烫的身体想也没想的直接抱住了身前的人。

    好舒服的感觉,他的身体凉凉的,冰冰的,有一股淡淡的泥土味道,让她忍不住想要抱紧他。

    蛋腚低头看着焱儿,身子感受着她的拥抱,他苦涩的笑开。

    “姐姐,是我,蛋腚,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轻很轻,仿佛怕惊动了她一般,他脱下自己的衣衫,精壮的身子慢慢附上焱儿身体。

    “蛋腚蛋腚不会的”焱儿摇着头,闭着眼睛,感受着身体火热的灼烧。蛋腚那沁凉的身体无端吸引着她,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她这是怎么了?又一次中了媚药吗?

    可是这次的媚药显然比上次言裴轩下的媚药要厉害很多,她的身子完全没有反抗和自我控制的能力,只有软软的承受着。

    “蛋腚,不要”

    “不要什么,你中了媚药,难道不想要男人吗?难道你宁愿死,也不想我救你吗?”蛋腚的声音冰冷刺骨,可身体却因看到焱儿不着寸缕的身子而迅速点燃。

    他将她压在冰冷的青石地面上,弓起身子,眼底的痛和爱在瞬间被掩埋,有的只是无尽的苦涩。

    “蛋腚!住手!停下!!!”

    “蛋腚!我杀了你!!”

    城头下,冷唯的声音嘶哑紧绷,他崩溃的喊着,却是没有一点办法。

    城头上的一幕他看不到,可是却能清晰的听到焱儿口中溢出的细碎呻吟,她明明在喊着自己名字的,可是他却看不到她的一丝反抗,他的焱儿这么了?

    心中,好似有以以把锋利的尖刀瞬间刺穿他的心脏,痛的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他不敢想象,他的焱儿,明明近在咫尺,他却只能束手无策的看着她被侮辱。

    “冷唯,我要冷唯救我,蛋腚,你走”

    “焱儿!我在这里!”听到焱儿呼唤他的声音,冷唯的心,碎了。

    他的瞳仁渐渐失了焦距,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突然,他疯了一般朝城墙撞去,想要凭借自己的血肉之躯撞出入口,奈何,等待他的,只是一次次势大力沉的反弹。

    冷唯身子重重跌在地上,他无力的爬起来,再次撞去,却被暗流从后死死抱住。

    “冷王,您这样下去会死的!”  面对冷唯犹如自杀一般的撞墙,暗流吓得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滚开!别管我!”冷唯喊着,再次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碰的一声,他的身子再次被弹开,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城头上传来焱儿压抑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蛋腚毫无前戏的进入,一个挺身,将他的浴火迅速埋入焱儿体内。

    焱儿身子痉挛,虽已不是处子之身,可这般干涩的进入,还是让她痛呼出声。

    蛋腚埋在她的体内,久久的,忘了律一动。

    他的强大被她的温柔狭窄包围着,他看着痛苦的她,心里的痛,肆虐着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你会恨我的,我知道。

    虽然我是为了救你,但是你不会原谅我的。

    在你心里,只有冷唯你根本不明白,我有多么不想做你的弟弟

    蛋腚小心翼翼的动着身子,一下一下,身下的人儿早已昏厥了过去,他并不知道,身为蛇王,他的童子身并不是一般女子所能承受的,他的硕大和强硬,一进入焱儿体内的时候,便险些将她贯穿,若不是他他一直小心翼翼的,焱儿此刻早已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下身灼热的感觉传来,昏迷中的焱儿紧皱着眉头,咬住了唇瓣。

    鲜血溢出,蛋腚低头,用舌尖舔去,身子却止不住的律动,一下又一下,将他炙热的源泉喷洒在她的体内

    一切,仿佛结束了,又仿佛是噩梦的开始

    蛋腚如果不救焱儿的话,她会死。

    他宁愿扮演这样一个被她恨的角色,也不愿她死去。

    因为焱儿姐姐只有一个,他舍不得。

    当他离开她的身体时,城墙下,冷唯已经被手下强行打昏,带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切,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只有他凌乱急促的呼吸回响在城头上。

    都说男欢女爱是人世间最美的事情,为何,他做的这么辛苦,这么心痛。

    他体会不到一丝乐趣,有的只是蚀骨焚心的煎熬。

    在这场血淋淋的伤害中,他,是伤的最重的那个。

    从今往后,他做任何事情都无法补偿今天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煎熬的情爱,让他感到害怕。从今往后,他都不敢再尝试了

    蛋腚将焱儿抱起,没有理会城墙下堆积着的蛇妖尸体,神情冷漠回到了丹房。

    关上房门,他替她小心的穿好衣服,她的眉头好看的轻蹙着,樱唇红肿,细腻的面颊渗出细小的汗珠,如此的诱人生动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以后都不会再看到姐姐对他笑了。

    无力的躺在焱儿身边,蛋腚的眸子暗淡无光

    三天后,焱儿才醒过来,浑身酸痛麻木,她茫然的看着房间简单的布局,大脑飞速转着。

    猛地,她想起城头上的一幕,她似乎还听到了冷唯的呼唤,可是,脑海中更清晰的是蛋腚撕碎她衣服的样子,和他强行进入自己身体的冲动

    这一次,她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忘记。

    焱儿站起来,走到门口,伸手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门外,刺目的阳光透射进来,她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。

    双腿间的灼热的痛着,每走一步都好似火烧一般难受,终于,她支撑不住跌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倏忽,一抹墨绿色的身影翩然而至,将她抱了起来飞快的回到房中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那里受伤了,还是不要走的的。我还真是没想到你会那么紧,虽然不是处子之身了,却还是很有味道的。”

    一道清脆慵懒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焱儿没有抬头,唇边,绽放一抹深寒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这几天要好好休息了,休息好了才能更好的伺候我,不是吗?”那道声音再次响起,在看到焱儿没有一丝反应时,蓦然慌了一下,勉强的牵了牵嘴角,蛋腚继续用玩世不恭的眼神看着焱儿。

    他慢慢蹲下身子,幽绿的瞳仁怔怔的看着焱儿。

    眼底划过一丝傲然血痕,一丝痛惜在其中飞快的闪过。他用无所谓和纨绔邪妄掩藏自己真实的心。

    “宝贝,为什么不说话?你要知道,媚药的事情与我无关,我也在调查是谁给你下的药。”蛋腚说着挑起焱儿一缕青丝,看似玩味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焱儿依旧不语,垂下眸子,神情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?你该不会以为冷唯会来救你吧。”蛋腚的声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。

    焱儿继续沉默着,只是眸光在听到冷唯的名字时,些微的闪烁一下。

    蛋腚有些恼怒,他冷笑着起身,将焱儿的身子跟着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姐姐,当日在城墙之上,我要了你的时候,冷唯可是在底下看的清清楚楚的,你觉得他还会要你吗?”

    蛋腚眼底闪过已死阴霾,继而,是故意佯装出来的嘲讽掩盖的酸楚痛苦。

    终是,焱儿有了点反应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