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浪漫言情小说 » 夫君个个硬上弓 »  夫君个个硬上弓_分节阅读_34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夫君个个硬上弓_分节阅读_34

小说:夫君个个硬上弓作者:皇焱儿
返回目录

    拓身子一紧,声音沙哑低沉。

    “你要走了吗?我还没睡醒呢。你的怀抱挺暖和的,如果你走了,我就睡不好了。”焱儿并不回答耶律拓的问题,秀眉挑起,依旧是一副半梦半醒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难道你还要我给你暖床不可?”耶律拓因着焱儿的话,心情大好,笑容也愈发的暧昧灿烂。

    “叩叩!”门口再次响起敲门声,“王子,族长好像生气了,要臣来催您呢!”纳罕的声音除了焦急还有一丝不满,那不满显然是冲着焱儿来的,他没料到,这个小妖女竟然留宿王子房间,哼!现在族长来了,他定要好好地告上一状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,我马上就去了。”耶律拓低头看到焱儿眸中闪过一抹委屈的神采,登时没好气的呵斥纳罕。

    门外,响起纳罕离去的脚步声,焱儿嘟着嘴,情绪不明。

    “小火儿,怎么了?生气了?你……唔!”耶律拓的话还未说完,焱儿如嫩藕一般的手臂已经轻柔的搭上了他的脖颈,继而,落下她缠绵羞涩的吻。

    那吻如蜻蜓点水,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“拓……”她开口,声音轻柔如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叫我什么?”耶律拓眸光闪烁一下,不可置信的看着焱儿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听吗?”焱儿眨眨眼睛,明媚的面容瞬间醉了耶律拓的心,本是要立刻起身离去的他,竟然忘了他的老爹还等在前厅。

    所谓美色当前,纵使老虎也会有打盹的时候。

    焱儿看着耶律拓,她不知道自己的柔情蜜意能够抵挡得了多久,她故意拖延着,就是想让耶律洛天看一场好戏。如今,她的心,被复仇的火焰点燃,那火,却渐渐撩拨向她自己的身体,耶律拓的情,她是真的看不懂吗?还是……不想懂。

    “小火儿,我要你再叫我一遍。”耶律拓有些粗糙的手指来回勾勒着焱儿唇际,她的那一声拓,让他的魂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,他真是很喜欢听。

    “想听我暧昧的叫你可以,继续给我暖床半个时辰。”焱儿撒娇的看着她,瞳仁深处迸射一抹寒光,旋即,便又是那种娇俏明媚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焱儿,你刚才也听到了,我父亲来了。”耶律拓面有为难,起身,想要下床。

    碰的一声,他的身体还没离开床面,焱儿便像是八爪鱼一般攀上了他的后背,胸前的柔软倏忽撞在他健硕的有些过分的背部,疼的焱儿呲牙裂嘴的叫着。

    “痛啊!你的后背是铁打的吗?撞死我了!”焱儿气愤的捶着耶律拓的背,声音却满是撒娇。

    “小火儿,别闹了,快下来。”耶律拓的声音具是无奈,只是在那无奈之下还有一丝陶醉。她知道时间紧迫,可是眼下,他真的不舍强硬的将焱儿扯下来。

    “火儿!别这样!”

    此时,焱儿竟调皮的扯住了他的耳朵,小手肆意揉捏着那里,惹得他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不这样怎样?谁让你不肯帮我暖床的!”焱儿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,只是那笑容过后却隐着不易察觉的阴霾。

    “我是堂堂大漠王子,岂有给你这个鬼丫头暖床的道路,要暖也是你给我暖!”耶律拓回头掐了焱儿如水的面颊一下,声音难得欢快起来。

    倏忽,窗外矗立一抹修长的身影,即使隔着窗户都能感觉出那人身上的暴怒之气。

    耶律洛天听着屋内儿子和一个女子调笑的声音,顿时火冒三丈,他精心培育出来的儿子,竟然学会了金屋藏娇!

    哐当一声,耶律洛天忍无可忍,一脚踹开了房门,房内的一幕让他气结。

    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正被一个女人骑在身上,还被揪住了耳朵,二人嬉笑怒骂,旁若无人。

    “族长!”耶律拓停下手中的动作,正色看着耶律洛天。

    其实,耶律洛天站在门口的那一刻他已经发现他了,只是,他还没来得及劝说焱儿下来,族长就踹门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拓,他是谁?”焱儿依旧趴在耶律拓身上,眨着眼睛欢快的看着面色铁青的耶律洛天。

    “火儿,这是我父亲。”耶律拓强行掰开焱儿缠在自己脖子上的手,眼中闪过一抹狼狈和忧虑。

    父亲从不允许他的房中出现任何女人的,这次,是他疏忽了,昨夜,他一见到小火儿就将父亲的话瞬间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    耶律洛天怒视着焱儿,眼底的狠决凌厉一览无遗,焱儿从他眼中看出了杀气。一个如此自负且狠毒的男人,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身边有他不能掌握的女人的。

    哼!焱儿心中冷笑,她就要做那个让耶律洛天和耶律拓爆发冲突的人,她早已是孤注一掷了,她在赌,赌耶律拓的心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是谁?”耶律洛天指着焱儿,周身散发冰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父亲,她是我在大梁认识的火儿。”耶律拓眸色一沉,面容隐了丝丝隐忧。

    “杀了她!”耶律洛天微眯起眼眸,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耶律拓惊呼一声,本能的护在焱儿身前。

    “拓,他为什么要杀我?难道我有害过你吗?还是我害过他?”焱儿并不害怕,故作天真的看着耶律拓,大大的眸子明媚的眨着,耶律拓的心,瞬间乱如麻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都没有违背过父亲的意思,可是小火儿是他心头的肉啊,他如何下得了手!那比剜掉他的麒麟印还要痛上千倍。

    “拓儿,难道你听不懂为父的话吗?难道忘了为父说过什么吗?”耶律洛天用自己的威信和父子亲情拉近跟耶律拓的关系。

    焱儿看着僵持的父子二人,眼底的寒光飞快闪过,一丝灼心的快意从心底荡漾上来,只是,耶律拓护在她身前的那抹高大身影,却无端刺了一下她的心扉。

    “父亲,是儿子一时疏忽没有通知父亲便将火儿留宿房中,火儿是儿子的朋友,请父亲饶过火儿!”耶律拓说着回头对焱儿使了个眼色,示意焱儿跪下认错。

    焱儿嗤之以鼻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看似惬意的玩着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火儿。”耶律拓低呼一声,面色发青。

    焱儿仍旧置若罔闻,眸光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面上具是无畏。

    “够了!别在本族长面前上演你们眉来眼去的勾当!拓儿,你当真是鬼迷了心窍了!”耶律洛天的声音愈发的阴寒,脸上划过狰狞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父亲,一切都是儿臣的错,与火儿无关,还请父亲放过火儿吧。”耶律拓心急的看了焱儿一眼,继而,跪在地上恳切的看着耶律洛天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你给我起来!为了一个女人跪地求我!你真是做得出来!”耶律洛天身子向前,抬手,犹豫了一下,终究是没有打下去,他不会让这个女人看笑话的,他要教育儿子,自然是关起门来教育。

    “拓儿,我给你七天时间处理掉这个女人,她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的女人,她是个祸害!”耶律洛天指着焱儿,眸中杀气凛凛。

    焱儿撇撇嘴,脸上具是不屑,几分肆意的嘲弄深藏在眼底。

    耶律洛天!你猜对了!我确实是个祸害,还是个要让你家破人亡的祸害!

    随着耶律洛天拂袖而去,耶律拓的面容愈发的难看,他看了眼焱儿,转身,也跟着耶律洛天出了房间,独留焱儿一个人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门口,纳罕走进来,脸上噙了一抹嘲讽。

    “小妖女,别等着王子赶你走,你还是自己赶紧卷铺盖走人吧!”

    “哼!我走了你们王子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,你信不信?我就是有这个本事!”焱儿嗤笑一声,转身,悠闲地坐在铜镜前,梳理着如瀑的青丝。

    纳罕冷哼一声,转身也走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房间只剩下焱儿一个人,她微微闭上眼眸,思量着接下来的对策,她的敌人是耶律洛天,可是,她却注定要伤害耶律拓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焱儿都在耶律拓的房内度过,反正他的另一个身份十三公主,是个完全被人遗忘了的角色,耶律拓根本就不想见十三公主一眼,而十三公主的寝宫那里,俨然成了冷宫,就连丫鬟太监什么的,都选择绕路走过去,生怕抓了差,又没有什么油水可捞。

    所以,焱儿不在寝宫这三天,竟然都没有人禀报耶律拓。自然,也就没人知道十三公主根本就不在寝宫内。

    夜里,耶律拓周身裹了一身烦躁回来,什么话也没说,将焱儿打横抱起走到内室的浴池之中。

    “焱儿,我累了,陪我洗洗。”耶律拓眉间隐了一丝疲惫,二话不说将自己和焱儿的身子沉入了水底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洗完了你就不累了吗?”焱儿懒懒的开口,低头看着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,认识他以后,总是不脱衣服就坠入池中,

    感受着池中温泉水的包裹,焱儿散开青丝,继而,缓缓褪去外衣。

    得偿所愿的,她听到了耶律拓吞咽口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男人啊,都是脐下三寸说话的动物,焱儿突然想起母亲说过的这句话,当日,她嗤之以鼻,现在想想,母亲真是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耶律拓踩着水来到焱儿面前,大手环住她的腰身,长满青色胡须的下巴轻轻蹭着焱儿面颊。

    “喂!你的胡子很扎人呢……”焱儿抗议道,身子后退,远离他。

    “有胡子才说明是男人,不扎你一下,你怎么知道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!”耶律拓微眯着黑瞳,话中有话。

    他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了,可是他的小火儿总是一再挑战他的抑欲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你是男人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焱儿笑,娇媚动人。

    耶律拓看着焱儿,有一瞬间的恍惚,在这氤氲朦胧的雾气中,他觉得她的心就像这层层雾气,他根本抓不到,也看不穿,他的眼神渐渐陇了一层心事。

    “小火儿,你知道吗?我派人下山寻找冷唯的尸体,但是一无所获!”耶律拓突然开口,怀中人的身子微颤了一下,他感受到了,心,沉入谷底。

    “你希望他还活着吗?”他继续开口,声音却跟身体一样没了温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说话?难道我猜对了!”耶律拓低吼一声,猛地抬起焱儿的头,凝视着她的眸子。

    焱儿眸中飞快的闪过一抹震惊和哀痛,继而便是懒懒的无所谓的样子,耶律拓看着,总觉得自己刚才似乎从焱儿眼中看到了一抹惊慌,他的心,愈发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不见着尸体不代表他还活着,哪有人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还会好生生的活着的。”焱儿理了理额前的乱发,美眸闪过一抹探寻。

    “也不尽然,说不定他就还活着呢,那崖底可是千年黄岩,没有野兽出没,也没有沼泽湖泊,如果摔了下去,哪怕是摔成肉泥也会留下一丝痕迹的,可是,我什么都找不到……”耶律拓说着更加的靠近焱儿,眼中隐了一丝怀疑,他不动声色的撩拨着温泉水,继续道:“火儿,如果那个冷唯现在回来了,你会如何?”

    焱儿听到耶律拓的话,微怔,眸色闪烁几下,“我会抱着你大喊有鬼啊!”她调皮的笑着,只是那笑,却掩饰不了心底的焦躁。

    冷唯还活着吗?她的心开始狂跳起来,这是怎样一个消息呢!她竟然害怕听到这个消息,她怕这不过是空欢喜一场,到头来,她还是两头空空,没有他的消息,也见不到他的人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浴池门口突然闪过一抹修长的黑色身影,那身影轻盈矫健,飞闪而过,只留一丝微凉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冷唯!”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焱儿失声叫着,她看着那里,心,有瞬间的停顿。

    蓦地,她对面的耶律拓握紧了拳头,掌风凌厉而起,却是重重的拍击在水面上,一股水柱被他的内力带起,继而狠狠地砸向岸边的水晶琉璃台,碰的一声,琉璃台炸碎开来,碎片四溅,将后面的屏风砸了个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焱儿看着面色阴沉的耶律拓,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刚才那抹黑影……难道不是……

    “出来吧!”耶律拓沉声开口,看向焱儿的眼神却徒增了一分疏离。

    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门口闪了进来,只一眼,焱儿眸光瞬间黯淡了下来,惊喜,再次被血淋淋的现实出卖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你试探我?”焱儿抬手,指着门口打扮成冷唯模样的纳罕,心思甚凉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啊,原来,还是不相信她的。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